采薇月下

女审神者和家里刃的沙雕日常 其一




半夜睡不着的沙雕脑洞,随便写写,没有爱情,就女婶和一群付丧神的日常生活片段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蘩黎推门而入的时候,原本热闹的屋子立刻因为她的到来而安静下来。


背对大门而坐的三日月感觉到自己身后传来凛冽的杀意,如同冬日里最寒冷的风,深入骨髓,刺的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
蘩黎向来是个好脾气的审神者,也正因如此,当她沉下脸色的时候,才显得尤为可怕。


“我知道,你们中有人针对我。”蘩黎走到屋子中间,突然开口道,她视线扫过在场的所有付丧神,如五虎退这样胆怯的甚至已经忍不住缩在旁边的哥哥怀里,看也不敢看她。


“但我没想到,你们居然会对我做出这种事来。”她在桌边站定,右手往桌上一拍,一个透明的东西立刻被她摔在桌面上,又被弹起来,顺着桌沿滚了下去。在榻榻米上滚了几圈才停下来。


离那东西最近的鲶尾胆子稍大,顶着蘩黎高压的视线凑过去看了一眼——是个透明塑料的盒子,方形的,内壁还沾着些白色的粉末,样子看起来很是熟悉。他把那盒子拿起来,闻了闻,似乎想起了什么,脸色大变。


蘩黎没注意到背对自己的鲶尾此刻的表情,她还恶狠狠的看着其他人,试图从中找出那个敢对她如此不敬的人。


“我跟你们讲,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!”蘩黎厉声道“谁吃了我的榴莲大福就赶紧站出来,不然让我查到的话我罚你做一个月马当番!”


“不是我哦,我不吃榴莲的。”——今剑第一个举起手来。


“阿路基你有注明吗?会不会是谁弄错了?”——长谷部帮忙推测道。


“本丸喜欢榴莲的只有阿路基你了,照理说不会有人乱吃的吧。”——莺丸摸着下巴猜到。


其他人此刻也你一言我一语的表明自己的清白,而房间一角,某个人正在默默沿着墙角往外走。


这时,一直背对着蘩黎的鲶尾指着墙角边的某人“我今天上午看到大包平在冰箱偷吃大福来着!”


蘩黎目光随着鲶尾的手指方向看去,只见某个红发付丧神正缩写脑袋贴着墙壁,身体已经离门口只有一米多远了,此刻听到鲶尾说出自己名字,他慢慢回头,只见蘩黎不知从哪操起一把刀朝他冲了过来“又是你偷吃我的大福,我要打死你!!!”


大包平一溜烟的以平日里绝对看不到的速度狂奔出去,一边跑还一边道“你那个大福都坏掉了,一股臭味,我帮你吃了你还嫌不好!”


“你懂什么!榴莲就是那个味道!”


“什么,你居然喜欢那种味道!你是不是哪里有问题啊?”


“闭嘴,我要打死你来向我的榴莲大福谢罪!”


房间外,审神者扛着远高于自己的刀追着大包平不放,房间内,太郎则无比震惊:难道,这就是那个传说中能挥舞我本体的武士【并不是好吗!!!!】